民间公益篇

合作应该成为中国NGO发展的主旋律

2014-11-20 15:52:00

2008年5月12日下午,中国非公募发展论坛在北京西部阳光基金会召开筹备会议。突然大楼摇动起来,大家意识到地震发生了,但一致决定继续我们的合作话题。

第二天,5月13日,包括前一天参加会议的非公募基金会与近百家民间组织发表《抗震救灾,十万火急;灾后重建,众志成城—中国民间组织抗震救灾行动联合声明》。这是中国民间组织在国家发生重大自然灾害后第一次全行业的动员,集体亮相,参与救灾和灾后重建。在这同时,一批民间组织在成都成立了“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和四川救灾联合办公室协调行动,见缝插针地配合政府投入紧急救援。由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等多家NGO与万科公司共同在绵竹遵道镇设立的"志愿者协调办公室"被纳入了政府主导的救灾体系,成为抗震救灾中民间组织、企业与政府携手合作的一个亮点。

在512抗震救灾中,民间捐款热情犹如"井喷",部分公募基金会(包括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的捐款多到可以用"堰塞湖"来形容,而大量专业性民间公益服务机构却因缺乏资金难以在灾区坚持服务。公益产业链上不同职能的民间组织资源互补、合作共赢的局面出现了。南都公益基金会、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等非公募基金会率先行动,紧急安排资金,资助民间组织参与救灾和灾后重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从512捐款中拿出2000万元,面向国内民间专业服务机构公开招标灾后重建项目。这是公募基金会引进竞争机制、合理分配慈善捐款的创新之举,对于解决公益服务组织资源匮乏、提高捐款使用的效率和透明度具有标志性的意义。被"中国社会组织论坛"评为"2008年度中国社会组织十大事件"。

以往发生重大自然灾害,我们只能听到几家有政府背景的大慈善机构的声音。这一次,数百家民间组织自觉受命于危难,迅速做出反应,民间组织之间合作无间,民间组织与政府合作默契,还有全国数百万志愿者奔赴灾区,哪里有需要,就在哪里出现。民政部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王振耀十分感慨地说:汶川大地震的紧急救援要是没有民间组织的参与,光靠政府拿不下来!

已经过去的一年,合作已经成为中国NGO的主题词,有人说这是情势所迫,是逼出来的,这个话有一定道理。在常态社会下,政府往往认为自己的能力游刃有余,民间组织来了,有可能还是添乱。但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巨灾,必须同舟共济。所以这一次汶川大地震是催化了中国的NGO的合作,NGO和政府的合作。在新的一年里面,我们面对全球的金融危机的严峻形势,有人说2008年中国的捐款已经透支,企业现在又自顾不暇,未来的时间我们的资源将面临非常大的困难。所以公益慈善行业应该更加注重通过资源对接,项目合作,优势互补来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

南都公益基金会“5.12”灾后重建安排了1000万资助资金,现在才花去了600多万,已经为65个灾后重建的项目提供了资助,几十家NGO因为有了这样一些不多的资助,坚持在灾区为灾区人民服务。同时这些NGO又去撬动更大的社会资源服务灾区群众。红基会只是在13亿当中拿出了2千万,就造成了非常好的反响,这正是政府和社会公众对这种公开、透明、注重效率的捐赠,资源配置模式的褒奖。

2009年还有一些活动,举办中国非公募基金会发展论坛,还有NGO“5.12”救灾研讨会和公益项目展示交流会(川交会)。这两个活动的共同点是,一批重要的公益慈善机构联合发起,建立一个平台,让公益服务机构展示自己的服务项目,让这些有钱的机构去寻找好的项目,形成资源的优化配置,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我们改革开放已经30年,在回顾这30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NGO、民间组织是在政府主导下发展的。可以说,有三条路径。第一,从官到民的路径,这一条路走了20多年,实际上没有走出来,表现为一部分强势的机构越强,控制的资源越来越多,一部分弱势的机构是越来越弱,实际上是白白消耗了很多的资源。还有一个需要大家特别关注的--最近金锦萍老师讲的一番话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政府在提出和谐社会建设目标时,认为公益慈善事业是社会保障体系的组成部分,是政府手臂的延伸。按照这个定位,政府就更加自觉地把NGO,尤其把官办的民间组织作为自己的工具,甚至是自己的钱袋子和形象工程。昨天晚上新闻联播大家看到中国儿基会的秘书长在那里发放救灾的物质给儿童,但是报道是全国妇联,根本就没有基金会的名字。

这是民间组织发展的第一条路径,大家可以去反思,实际上是很困难的。第二条路是草根主义的道路,为什么叫草根主义?现在草根组织生长了20年,到现在也没有长大。原因是缺少政府给与的合法性空间,还有一个是资源匮乏,NGO本身也有一些问题,就是说不懂得和政府对话、合作,不懂得去把政府的资源拿来为我所用。所以说草根主义也存在很大的问题,通过“5.12”的实践,让我们意识到中国民间组织的发展,一条理性选择的路径应该是合作主义。一般学者们讲合作主义适用于强政府强社会,或者是弱政府强社会这样的体制,但是中国是强政府弱社会,怎么办?实际上NGO 与政府的大目标是一致的,政府建设和谐社会不能没有公民社会,如果不支持NGO的发展,没有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和谐社会也会成为一句空话;NGO的社会理想和政府和谐社会建设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在灾后重建当中,我们发现只要您好好在那里做事,政府都非常支持,想注册的好多都已经获得了注册,而且注册以后他们有好的项目,他们又可以获得很好的资源,就能够发展起来。

所以,我认为中华慈善大会提出携手慈善,共创和谐的主旨反映了政府和民间组织合作的共识,也揭示了中国NGO发展的健康路径。合作、NGO与NGO的合作,NGO与政府的合作,NGO与企业的合作,NGO、政府、企业三个部门的合作可以产生能量裂变,增加社会资本,产生美妙和弦。选择合作路线,不仅仅是中国NGO的生存策略,更是改善生态环境,关乎行业发展的理性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