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篇

浅谈民间非营利组织的社会功能

2014-11-20 16:05:05

关于民间组织的社会功能有很多讨论,我从自己17年在民间组织服务的实践中,切实感受到民间组织至少在以下3个方面有自己独特的功能。

一是均衡社会分配、促进社会公正的功能。

现在,关于民间非营利组织扮演社会第三次分配角色的观点已经比较流行。1998年,我接受《经济日报》记者张曙红的采访,提出了四次分配的观点。张曙红发了《“灰色收入”与“四次分配”》的采访记。我的观点是:“第一次分配是市场行为,由市场机制进行分配;第二次分配是政府行为,国家通过税收和社会福利政策进行强制性分配;第三次分配是社会行为,通过一些非营利机构的社会活动,组织人们以自愿为基础通过捐赠等形式扶贫济困;第四次分配则指不正常的、非法的财产转移方式,比如:偷、抢、贪。包括我们所说的‘黑色收入’和‘灰色收入’”。我认为,好的社会分配机制应该是,激励第一次分配,强化第二次分配,推动第三次分配,遏止第四次分配。

目前,我国的基尼系数已经逼近或超过了0.5的警戒线,实际上,如果算上城乡居民福利性分配的差别和高收入阶层、公职人员的隐性收入、灰色收入,实际情况还要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发展慈善事业,帮助弱势群体就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迫切。扩大第三次分配,有助于社会资源分配趋于公平。以希望工程为例,中国青基会希望工程捐款每支出100元,就有89.8元从城市转移到农村,有87.7元从发达地区转移到贫困地区,有88.2元从中高收入阶层转移到底收入阶层。

二是提供社会服务、实现公民互助的功能。

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包打天下”的局面正在逐步改变。一些政府退出后的管理和服务的“真空”需要民间组织来填补;城市社区公共服务和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可以自主解决很多原来需要政府提供的服务。民间组织提供的许多服务是志愿性的,这就极大地提高了社会服务的效率。有专家认为,如果政府向民间组织采购公共服务,1块钱可以产生3块钱的效益。这是因为,政府采购花1元,民间组织可以向社会募捐1元。另外,民间组织虽然同政府一样都是给社会提供公共物品,所不同的是,政府是垄断性的,民间组织是竞争性的。换句话说,民间组织在向社会提供公共物品方面必须有更好的服务,更高的效率,否则政府不会买单,公众不会捐款,它就会被社会淘汰。更重要的是,民间组织参与社会服务,十分有助于推动互助、互惠、互信的社会信任体系的建立,可以产生了巨大的社会资本。这是现代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

三是倡导社会潮流、进行社会创新的功能。

一般而言,民间组织都有自己特定的宗旨,偏重于关注社会发展的某一个方面,与政府相比对相关问题的反映可能更敏感。大家熟知一种现象,有的地方政府为了追求眼前的GDP增长,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正是一些民间环保组织呐喊呼吁,“为无告的大自然请命”,才让那些急功近利的政府官员醒悟,并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17年前,也是希望工程率先揭开了中国贫困地区基础教育落后的一角,倡导了全社会的捐资助学之风。

民间组织推动的公益慈善事业不仅在建设物质世界,同时也在建设精神世界,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迄今为止,中国民间组织吸收的资源十分有限。就拿希望工程来说,17年捐款才30亿,这点钱只够在上海修地铁3—4公里,纯经济的价值简直微不足道。但希望工程除了救助270多万失学儿童重返校园、建设了近12000所希望小学外,还给社会带来了思想、道德、文化方面的积极影响。90年代末,团中央做过一个全国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状况的大型调查,结果希望工程名列“你认为最有效的思想道德教育活动”之首,比排名第二位的某专项思想教育活动多出50多个百分点。这个事例说明,民间组织在倡导社会道德风尚、创造精神价值上的功能不能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