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篇

公益变革,以市场化挑战行政化

2014-07-23 00:00:00

《中国草根组织的功能与价值》新书发布•草根力量讨论会于2014年3月6日在中国人民大学逸夫会堂召开。此次会议由南都公益基金会、公域合力管理咨询主办,中国发展简报协办,南都公益基金会对本项研究及该书的出版给予资助。

徐永光理事长在《中国草根组织的功能与价值》新书发布•草根力量讨论会上的发言如下:

今年初,《新京报》有一个2013年度公益报告,请我写序,题目叫“民间公益的春天来了”,实际上原来的题目不是这样,原来的题目很有诗意,叫“春雷阵阵,草色青青,盼雨声”,春雷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有关社会体制改革,顶层设计,认为将会从制度层面克服制约社会组织发展的瓶颈,草色青青指的是在民间组织植根的土壤上,草根组织像刚刚孕育的小草生长起来了,它们期盼,不要雷声大,雨点小。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李克强总理不止一次说,改革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面对利益集团的抗击,他还说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要难,最近习总在俄罗斯讲,改革好吃的肉吃完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慈善体制改革推动那么艰难,是不是也有一个利益集团在对抗?是不是呢?也在顶层设计和民间公益生长的力量当中,横着一根根的硬骨头,我的看法这是肯定的。前段时间有几位朋友到杨团家里,讨论未来公益行业发展由什么来主导,是批判旧体制来主导,还是要培育新的草根力量,就是施压存量还是培育增量,应该是后者。

去年8月份我在昆明开的基金会中心网三周年大会上,我已经在调整,那次大会我的发言是,大趋势-基金会与草根、NGO合作共赢,这是一篇表扬稿,称赞了十多家基金会,主要是公募基金会改革转型的经验。当时我就引用了易经的话,革故鼎新,革故比较难,因为革故就是要割肉断腕,把自己的手腕砍下来,这多难,所以我还是希望我们的官办公益机构用创新来变革。

最近我也在想,到底能不能找到一个总的思路,就是说未来中国公益行业的变革,草根组织的发展总的趋势应该怎么概括?我想到这样一个表述,叫做“公益变革以市场化挑战行政化”,这是我想了一段时间整理的思路,还没有展开。

用市场化挑战行政化,我们先说什么是行政化?法学大辞典说“行政是国家行政机关对公共事务的组织管理活动"。公益行政化正是把民间公益由国家行政进行管理,我们说世界各国都有国营企业,而唯独中国有国营慈善,过去国营合法,私营非法。有人最近问我一个问题,中国二三十年的公益行业发展可不可以给一个定义叫国进民退,我说这个定义不准确,实际上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中国公益慈善的发展,是政府开放空间,过去政府垄断的一切,八九十年代政府开放了空间,让公民参与一些公共事务,实际上八九十年代,中国公益慈善是"国让民进",放开了空间。后来和经济领域一样,出现了国进民退,是一种反复。政府觉得这个慈善资源很好使,可以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组成部分,可以把公益慈善的资源拿来做自己的事,所以行政化的倾向,慈善资源的垄断愈演愈烈,慈善成了各级政府的摇钱树。慈善行业的乱象更生,主要的原因都是这些造成的。所以我也跟一位记者讲,前面25年做公益,我是顺势而为,所以做了希望工程,你看那个时候我写的东西没有骂人的,都是探索怎么把事情做好,找不到我骂人的东西。后面十多年我不是顺势而为,是逆势而动,其实是在那里抵抗抵制,成了体制批判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