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徐永光:公益大部头

凤凰网 2011-05-10 00:00:00

我与永光算是忘年交,他长我22岁,我们交往不深也不浅,正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

支持你没商量

他没架子,身边的人都直呼其名“永光”。他是一位平易近人、热心推动民间公益的长者。

2011年3月中旬,我给永光发了一条短信,邀请他参加月底举行的首期凤凰公益沙龙,他回复道:“我在美国,20日后回国。支持你没商量”。一如三年前,我做首期公益中国沙龙一样,他亲自出席并以南都公益基金会名义联合主办。这对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来说,那是莫大支持,这些年,如果没有永光的鼓励与支持,我也许在公益的路上走不了这么远。我相信,受惠于永光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我只是幸运者之一。

当年,永光也给予了同样名不见经传的摄影爱好者解海龙一个机会。

1991年3月5日,于北京崇文区文化馆工作的解海龙在王府井碰上中国青基会正举办公益活动,便找到徐永光,希望用自己的摄影机为贫困地区青少年教育出力,只要介绍信,不要钱。“这个不要钱的,我认为是真的。”徐永光立即与解海龙签约,并意外地给了解海龙5000元用于买胶卷、洗照片,永光说:“照片拍到拍不到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安全回来。”

一年后,解海龙以“渴望”为思路拍摄的“大眼睛”苏明娟的照片出现在《人民日报》等媒体刊登的公益广告上,直接推动了“希望工程”强劲发展。现在,苏明娟每月都拿出部分工资反哺社会。2008年,苏明娟结婚了,生活得很幸福。后来,《大眼睛》这张照片被拍卖了30.8万元,并用于“大眼睛”希望小学的建设中。解海龙说:“我的命运与青基会、希望工程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2009年3月13日,我有幸参加“老照片、老故事:中国青基会20年”座谈会,作为希望工程创始人,中国青基会领头人,徐永光培养的一大批精英济济一堂,抚今追昔。中国青基会可以说是中国公益基金会的黄埔军校,从那里出来的基金会领导人就有: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秘书长李宁、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秘书长刘选国,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秘书长甘东宇,南都公益基金会副秘书长刘洲鸿、中国西部人才开发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汪文斌、北京刘鸿儒金融教育基金会秘书长刘文华以及中国青基会现任的顾晓今、涂猛、杨晓禹、陈燕云等等。

2009年,希望工程创立20年整,共募集资金56.7亿元,援建了15940所希望小学,资助340多万名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继续学业。

真实贯穿人生

回顾中国青基会20年,有人说“最恨的是青基会,最爱的也是青基会”,2005年离开青基会的王汝鹏说:“不加入青基会是个遗憾,但在青基会时间太长了,也是一个遗憾。”这就是一个个真实的青基会人。

2009年4月7日中午,在永光六十岁生日宴上,永光说:“我追求的是真实的生活,大家对我都比较理解和宽容。人应按自己的感受去生活,你一定会找到自己的生活和发展空间。人生短暂,如果总强迫自己在一个不自在、不真实的环境里生活,我觉得是对生命的不负责。如果一个环境不适合你,你可以放弃它去寻求新的天地,不要抱怨,更不要在那里耗费光阴。”

永光做事成功率总是比较高,其实他也有过多次挫败经历:1988年共青团十二大上,因为他提出一些比较激进的共青团体制改革主张,可能会损害一些团干部的利益,便遭到一些人反对,说“团中央出了叛徒”。结果,徐永光在团中央委员选举中得票倒数第二,险些落选。之后,他请辞团中央组织部长,创办了中国青基会。

2005年,徐永光任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并作为中华慈善大会组委会副主任兼秘书长,他提出的一些慈善体制改革设想同样不受一些人欣赏,在那里“混不下去了”,任职不到一年便断然辞职。对于这两次放弃,永光也有自己的解释,他说:“人一定要做能力大于目标的事,而不要去做目标大于能力的事,后者就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消耗社会的资源”。两次辞去在外人看来颇有分量的职位,在他就是碰到了目标大于能力的事情,必须急流勇退,这叫“退一步海阔天空”。

在首期凤凰公益沙龙拟定的议程中有给陈光标颁发荣誉证书项,永光的反应是:“因为表彰陈光标,我将不出席。5.12时的陈光标是英雄,我很尊敬他,现在不一样了。表彰他将表明赞成现代慈善向传统慈善倒退。中国慈善事业本来就脆弱,经不起如此被‘消费’!”永光又补发邮件:“请他到会无妨,可以争论,我们所有的见面都是辩论,我一直劝说他走现代慈善的专业化道路。”令人遗憾的是,陈光标因为有其他安排,未能与永光当众论剑,否则,其辩一定精彩。

中国青基会品牌传播部的张娇凤来凤凰网交流时跟我说,我们最近乔迁望京新址,邀请永光参加,永光一进门,全场掌声雷动,发自肺腑,气氛就立即热烈起来。无论他在哪里,他都是我们永远的头儿。

1.jpg


2010年7月8日,在基金会中心网启动暨行业透明大会上,徐永光(右)与NPO信息咨询中心董事长商玉生(左)一起笑看时间沙漏。

聪明但不勤奋

永光属牛,他说:“牛象征着勤奋,但我却不会让自己过于操劳,我很偷懒的,历来不勤奋,读书、工作都不勤奋,可能比较聪明吧。到现在为止,每天晚上差不多要看一、两部电影,夜里1点左右睡觉,中午从不午睡。现在7点左右自然醒,睡眠充足。而且从来不因任何麻烦事而睡不着觉。”

徐永光的姐姐是电影放映员,他从小是在电影院里泡大的,这可能和他后来酷爱电影有关,他还曾担任教育部“中小学电影课研究课题组”组长。

1994年香港《壹周刊》发表题为《千里追寻七千万元下落,希望工程善款失踪》失实报道,2000年,中国青基会诉《壹周刊》诽谤希望工程案官司在香港高等法院开庭。徐永光白天出庭,晚上去电影院,开庭两周一口气看了11部奥斯卡获奖影片。在这场与中国青基会、希望工程生死攸关的旷日持久的官司开庭时,徐永光和他的诉讼团队住在香港华润大厦18层。徐永光望着车水马龙的香港,对同事们说:“这场官司如败诉,我们将身败名裂加破财(承担双方诉讼费损失可能达近2000万元),我将无颜见江东父老,只有从这里跳下去了!”

徐永光介绍:庭审进行了半个月,被告方黄大律师准备的证据有厚厚500多页,我坐在证人席上,接受了黄大律师长达8个小时的盘问。这真是一场“完美风暴”,黄大律师提的所有问题没有一个把我难住,包括精心设计的一个个“数字陷阱”,都没能让我掉进去。记者采访了我方聘请的北京天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大进,他在庭上旁听了整整10天,请他发表评论。李大进说:“听说永光连内地的法庭都没进过,但是在香港的法庭上表现得如此出色,真是本案中最精彩的一笔。”

永光也是一个传播专家,做好一个公益项目是需要聪明点子的。他说,“希望工程”之所以做得如此成功,适当的策划必不可少。当年,全国许多报纸的头版都在报眼位置发表了邓小平给“希望工程”捐款的消息,就是在对高层领导宣传把控制度严格的背景下由永光一手策划出来的,这样的策划需要敢担责任,过人胆识与智慧。

在永光身边工作的刘洲鸿曾言,永光工作效率高,反应快,我总也跟不上。

性情中人

刘文华说,当年他是被永光忽悠到青基会的,永光说话让人热血沸腾,永光说,青基会要做成中国第一、世界一流的基金会。永光煽动性极强,大家不要钱也愿意跟他干,这就是人格魅力。

永光六十寿宴是在一家叫“寻常”的菜馆,我写了一首打油诗:“虽是寻常事,彼时不寻常。子丑甲子寿,依旧露锋芒。”永光却说,现在我平和多了。也许正应了孔子所曰:六十而耳顺。

2009年3月,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处提交理事会的新公民学校资助方案没有获得通过。永光说,“这次理事会开得很艰难。”会后,中国青基会美新路公益基金创办人叶祖禹、NPI公益组织发展中心创始人吕朝给永光发短信,问他会不会有压力。祖禹还专门打电话问永光,“我过来坐坐吧,是不是需要陪伴一下?”永光说,“我没事。”

永光说,如果放在10年前,我会争一争,现在,感觉心态变化了。南都公益基金会核心价值是理事会的决策机制,不能动摇。为了维护这个核心价值,有时可能会有牺牲,那也是服从大局。虽然,当时我也有挫败感,但我没有批评秘书处团队,不是你们没做好,理事们提出很多意见很有价值,我们要吸收、改进。

“以后再也不骂人了,有时候批评还是要的。”永光在寿宴上还幽默地说。据说,在青基会时,永光曾追着文华骂,甘东宇在洗手间里听见了,都不敢出来。可以想见永光当年的脾气。

永光说:“工作上一定不要拍马屁,人都是有缺点的,在我的眼里人都是好的。”文华觉得永光总能看到别人的优点,永光的心胸比大海还宽阔,所以才吸引一大批人围绕左右,包括也用了一些小人、坏人,结果吃亏不小。永光爱才,喜欢新鲜,有些人就投其所好。南都公益基金会名誉会长周庆治曾在理事会上说:“永光眼中的好人,不一定是好人,我们要警惕;永光眼中的坏人,肯定是坏人,而且一定是坏透了!”

诗人情怀

刘文华认为,徐永光是一个革命浪漫主义诗人,永远乐观,永远充满热情。

永光六十大寿当天,南都基金会员工送了永光一幅很大的肖像摄影,其上有一副对联即是我对永光20年来投身公益的概括:青基会廿年播种希望上善若水,新公民三载耕耘未来大爱无言。

我跟永光说,对仗不甚工整,平仄也没有考究。永光便教我从安徽方言中找平仄,他说,温州话特殊降调就是仄声,如“一、七、八、十、白、佛”,读温州方言很容易辨别仄声,在其他吴方言地区则发为短促音,也容易识别,而在普通话里就识别不出来。他说,我也就发表过两首小诗。那是1997年,他重回广西大瑶山、三江县富禄、同乐两乡,感慨1986年初至这些地方,深为其经济贫困与教育落后所震憾,希望工程灵感的产生,缘于此行。永光遂吟绝句两首,他也认为不甚工整,打油而已。其一《寻梦大瑶山》:梦萦灵山十一载,魂牵夙愿回瑶寨。希望之树结硕果,圣塘杜娟似潮来。其二《三江行》:富禄街头曾彷徨,愁肠欲断同乐乡。只因小平路线好,财源滚滚达三江。 

永光的字间架结构不错,远有颜真卿体之雄浑,近有舒同体之圆润。我曾经建议他练练毛笔书法,他说,练过一段,感觉练书法特别能让人精神松弛。

5.jpg

1997年3月1日,徐永光秘书长参加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共和村希望小学落成典礼。

谤随名高

徐永光与国学大师南怀瑾是同乡,南老很支持徐永光所做的希望工程,不仅捐款,而且耳提面命,给徐永光指点迷津,特别是不断“泼冷水”。1992年,国学大师南怀瑾送给徐永光三句话。第一句是老子的话,“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第二句是“谤随名高”;第三句是曾国藩的“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

“人生之路,往往需要智者指点迷津。”徐永光表示,“如果说我是从大瑶山上获得了做希望工程最初的灵感,那么,是南怀瑾老师的教诲让我悟到了‘功成而弗居’、‘知止可以长久’的道理。”

1999年,希望工程10周年之际,有学者提议铸一口“希望之钟”作为永久纪念。南老欣然为之撰写铭文:

黄钟大吕 天簌徽音 木铎晨钟 贤哲雅教 金声玉振 延续慧命 有响斯应 华夏之光 希望工程 承先启后 继往开来 频年勤获 初砥小成 铸兹纪闻 期启后昆 谨以铭志 文治永康

这段文字,大气磅礴,有春秋之范。令人警醒,催人奋进,使永光受益良多。

同年,有朋友将永光十多年的一些有关希望工程的文字辑录成册,南老欣然为他题写书名《叩问天人之际》。南老一眼看透了永光所选择的这条路的真实,希望工程的探求之路,其所有成功和遗憾,不正是上与“天命”相关,下与“人事”相联么?

谈起南怀瑾,徐永光感慨万千,崇敬之情溢于言表。希望工程从诞生那天起就是探索的产物,“无先例可循,无成法可依”,走的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这注定了永光的选择也是艰难的选择。加上中国法制不健全,一些走在前面的机构会面临更多的风险。

上世纪90年代初及2000年前后,有不少相关永光和青基会争议性的消息,让人莫衷一是。2002年,香港《明报》事件期间,一些捐赠人对中国青基会避之唯恐不及,但肯德基却决定捐赠5000万元设立曙光基金。为什么?肯德基负责人说肯德基经历多了,历史上也曾被诽谤,如何选择公益合作伙伴,我们有自己的独立判断。

1988年,国务院《基金会管理办法》规定,“基金会工作人员的工资和办公费用,在基金利息等收入中开支”,即不允许在捐款中列支工作成本。在这种“零成本运作”下,青基会不得已利用捐款收支时间差投资增值。徐永光说,从整体上看,投资是盈利的。审计结果表明,到2004年底,青基会的增值收入扣除亏损部分,净收益7400多万元,正是这些收入支撑了青基会机构和希望工程项目的运行。投资项目确有失误,对此我需承担决策责任,但最重要的是投资没有影响助学金和建校款的拨付。值得庆贺的是,有几项投资让青基会成了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预期净收益可超2亿元人民币。

2004年,新《基金会管理条例》实施,允许在捐款中列支管理费用。困扰青基会多年的“零成本运作”问题得到解决,青基会因投资招致的信任危机也由此趋于平息。两次危机有惊无险,但徐永光由此更深信“公信力是非营利组织的生命之根”。

 慈善之心更近上帝

“我现在常讲我们做慈善事业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让中国人的心更接近上帝,这里所说的‘上帝’是指公德心、公益心。”永光说。

在希望工程第一份募捐信上有这样一句话:“请你为失学儿童奉献爱心”,“奉献爱心”四个字渗透着母亲对徐永光的深刻影响。永光说:“我母亲信仰基督教,‘奉献爱心’是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因此我在第一份希望工程募捐信上写上了这句话。这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次见诸报端的募捐口号,现在已经很流行了。昨晚我给母亲打电话,她首先问我给没给台风受灾的地方捐款,并告诉我她给教堂送去了200元捐款。”母亲是时时刻刻教育我、给我敲警钟的人。每次回去看她,她都会问:“‘是出公差还是自己回家?如果不是公差,必须自己出路费,不能占公家便宜!’我每年都要无数次向她保证,一定好好做事,决不贪污腐败。‘德有伤,贻亲羞’,我不能让母亲失望。”家教谨严,还有对天地、自然、大众的敬畏之心,是徐永光坚守信念的根本。

永光确信儿时的经历和母亲的影响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也许我从幼年时就在选择自己的人生。人的一生选择可以很理性也可以很随意,不一定是精心设计、策划的,自然而然往往一发不可收。你要相信自己的选择,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我就遵循了这样一条合乎生活逻辑的人生轨道。”

永光在其散文《崇尚自然》中写道:“我爱山,更爱水。也怪,一见水,总会鬼使神差掉进去。无论在北京的龙庆峡、湘西的猛洞河,还是在家乡的楠溪江。去年冬天漂楠溪江时,照例坠江。一朋友笑吟道:此乃‘一江秀水涤尘俗’也。我才顿悟:原来我身上沾染了太多世俗尘土,每每需要大自然的荡涤,让我清污除垢,洗心革面,做一个襟怀坦荡、清清白白的人。”

这是徐永光的追求,也是他做人的真实写照。

永光是一部中国公益大书,广博精深,难以尽述。

公益路上,永光是舵手,是导师,是方向。(本文发表于《社会创业家》杂志2011年第4期公益人物榜,由《社会创业家》杂志、凤凰网公益联合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