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篇

公益支持性组织的市场定位

2016-01-27 14:55:00

——在湖南公益慈善创新发展研讨会上的讲话

徐永光 

(2016年1月16日)

1.jpg


徐永光理事长在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揭牌仪式上演讲

首先祝贺李丽女士和周秋光教授两位共同发起的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的成立。近10多年来,三湘大地,风调雨顺。公益慈善总是在有事的时候会比较热闹,像四川在汶川地震以后公益空前活跃。湖南风调雨顺,在公益慈善方面就相对比较平静。

秋光兄刚才就支持性机构的价值已经讲得非常全面了。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的出现,一定会推动湖南公益慈善行业的发展。实际上,湖南公益慈善是有强项的。近代有民国第一任总理熊希龄,他也是一位大慈善家,这是秋光兄早年的研究课题。在当代,湖南还有著名的慈善家余彭年;秋光兄则是国内慈善史研究第一人;还有一位马上要爆炸性亮相的、塑造现代财富观的大家、思想家——卢德之先生。明天,他的新版《资本精神》一书将要在长沙首发。

关于公益支持性组织,资助型基金会肯定是支持性组织,它是公益行业链条的上游,是公益金融机构的定位,给行业发展以资金的供给。但很遗憾,我国公益发展非常滞后,非常落伍。虽然有四千多家的基金会,但定位资助型的不足百分之一,全国仅有三十多家。实际上,在国外,基金会主体上都是资助型的,自己不做事,资助别人做事。有这样一个观点:运作型基金会做产品,资助型基金会做投资。在公益发展成熟阶段,做产品的是那些服务型的机构(NGO),基金会主要是做投资。现在我们百分之九十九的基金会都是在做产品,不是说做产品不好,有的恰恰做得很好,只是这种状态反映了整个中国公益行业的发展还不成熟,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

2.jpg

湖南乐创公益慈善中心揭牌仪式现场

今天我们讨论的公益支持型组织,我偏重于支持型中的服务机构,排除了基金会资金支持这一块。从公益行业市场细分角度说,这类“支持型组织”更为准确的定位应该是“服务型组织”。

2014年七月,“上海映绿十周年庆暨公益支持机构发展论坛”在上海召开,我参加会议翻看名单,想看看支持型组织都是哪些?发现都是那些搞培训的、搞能力建设的一类机构。而从实际需求看,公益行业的支持和服务是需要很多的专业门类和市场细分的。除了咨询、培训、评估以外,还包括法律服务、财务、金融、信托、保险、投资、理财、筹资、研究、战略规划、能力建设、孵化、品牌推广、公关传播、信息披露、人力资源服务、IT技术服务等等一系列的服务。我问“今天来的有这些机构吗?”没有。

公益慈善行业的市场细分、专业支持,在国外非常发达,有许多机构是为公益组织提供专业中介服务的。成熟的公益市场分工,有出钱的资助型机构,有干活的服务终端,还有做中介服务的专业机构。

一个机构,哪怕是再大的机构,都不可能是万能的,不可能什么都行。一个刚成立的机构要配备专业的财务人员,以及在法律、传播、IT、品牌塑造方面实现专业化。自己养这类专业人才,成本是吃不消的。应该通过市场细分,让专业机构提供专业服务,提高公益行业的服务效能。

3.jpg

徐永光理事长演讲主题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规模宏大,国际奥委会从运动会准备到举办需要做多少事情?需要多少人来做事?国际奥委会的总部设在瑞士洛桑,是一个非营利机构。听说奥委会总部只有四十人,我不太相信,于是就查资料。查到一篇报道,说某年奥委会总部小楼出现水管爆裂,被水淹了,关门休息,总部的150名员工只好回家办公。大概也就这么多人。这么大的一个机构,几乎所有的业务都是外包,有很多专业机构帮他们干活。奥委会付钱,专业机构办事。公益市场的细分肯定可以大大提高公益行业的专业水平和服务效能的。正如秋光教授讲的,当整个行业发展水平还比较低的时候,这类专业服务是非常重要的。

南都基金会就有三、四项或四、五项业务是外包的。比如说财务,原来一名财务人员,每年成本二十多万,现在外包给了财务服务机构“工蚁坊”,只需要十万块钱。如果为小的NGO服务,收费就会比较便宜。一个刚成立的基金会,或NGO,像财务管理这样的业务,通过外包,马上就能达到比较高的专业水平,这就叫高效能。现在“工蚁坊”已经在二十多个城市建立分支机构,不知道在长沙有没有?在美国大约有十万家基金会,大家肯定想象不到,有专职人员的有多少?只有百分之八!百分之九十二的基金会是没有专职人员。美国的基金会一半多是家族基金会,家族基金会规模在五万美元以下的占百分之五十。美国成立基金会登记门槛比中国低,多少钱都可以。多数家族基金会规模很小,也不需要聘请专职人员,自己家族成员管理或外包给专业机构打理。

五年以前我去硅谷社区基金会访问,当时由他们外包服务了三百多家机构,基金会管理着十五亿美元,属于他们自己的钱只有一亿,别人委托给他们的钱有十四亿。大部分是小的慈善机构、家族基金会,一些公司的慈善业务也外包给他们。他们的服务包括理财和公益项目的托管。小型的基金会理财不那么好做,十四亿集中在一起,加上他自己的钱一共有十五亿,就能够配备一个豪华的专业投资团队来做投资理财。公益项目托管,比方说有的家族基金会或企业跟中国有关系,要求把某个项目落地到中国,他们就把这个项目在中国落地。他需要派人来中国吗?不需要,有一个叫“赠与亚洲”的公益中介,它本身没有钱,但擅长找项目,找资金,实现两者之间的对接。“赠与亚洲”在中国有办公室,他能把这笔钱在中国落实,中间自然要收取一定的服务费。

4.jpg

湖南社会组织代表认真聆听徐永光理事长的精彩演讲

硅谷社区基金会给我们介绍了半天,大家头都听晕了,我说我听明白了,你们就是一家慈善资产管理集团嘛。基本上就是一家公司,通过非常到位的专业化服务、集约化经营,高效率地实现慈善资金的目标。他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收取多少的服务费呢?按照受托资金的百分之一点五收取服务费,也包括投资增值(也许会有百分之十的回报)。我算了一下,14个亿一年服务费的收入是两千多万美金,养一个七八十人的高薪豪华的专业团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效果非常好。这种模式也是中国未来的发展趋势。

我今天会从商业角度多说一点。秋光兄讲,湖南公益慈善中心要打造成推动公益慈善行业发展的CBD,也就是商务中心,说明已经有很强的商业意识了。

目前在中国做公益专业服务方面的企业,最大的可能是瑞森德,副总裁刘盛是湖南人。他还在湖南办了一个“绿色潇湘”,是一个很优秀的环保组织。去年年底入选南都基金会景行伙伴。刘盛今天正在北京参加景行计划年会,很遗憾不能来家乡参加这个会议。大家了解,南都基金会银杏伙伴计划是支持个人发展,景行伙伴计划是支持行业领军机构。“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景行”是要打造公益的“风景大道”。南都对入选机构每年支持四十到五十万甚至是六十万不等,连续三年。根据他的需要来提供支持。需要用于人力资源配备,就配备人力;需要开发项目,那用于开发项目;需要提高行业标准,就用于提高行业标准。

顺便提请大家注意,资助应该是什么概念?是满足资助机构的需求,还是满足受助方的需求?钱怎么花?谁说了算?正确的答案是,受助对象说了算!不是你说了算。我们到灾区调查,到了一个学生家里,一个女孩很高兴的告诉我们:叔叔你看,我收到了十个书包。这个女孩收到了十个书包,是谁的需求?那是捐赠人的需求—他把钱花出去了,而不是这个女孩需要十个书包。我们经常看到,一出现灾害就会有公益组织送家庭包,这个包,那个包。有的一下子拿到十个包,有用吗?不从受助对象需求出发滥用慈善资源,这是慈善行业的大问题。

关于公益服务类机构的发展已经到了什么状态?前几天南都基金会的一位员工突发奇想要做一个信息“众筹”--寻找公益行业专业服务的供应商。三天之内收到了150多家来自全国各地为公益行业提供服务的供应商。这些机构都不是为公益对象个人提供服务,只为公益组织提供专业服务。

去年9月在深圳慈展会上宣布成立了“中国公益组织服务联盟”(简称益联盟),由十几家专业服务机构组成,他们推出的第一个业务就是机构外包服务。有一些新成立的基金会有钱却不知道怎样干,可以去跟益联盟谈,益联盟会根据你的需求提供相应服务,包括战略规划设计,项目实施、传播,财务、法律服务等等,价钱好说。

5.jpg

徐永光(左三)被聘请为“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专家团专家

基金会要组建一个专业团队是很麻烦的。首先要有专业人才,还要把一个团队管理好,再把事情做好。自己做事不一定样样都能够做到最好,如果外包服务,可以选择最好的机构来做事。南都基金会的财务、传播、法务、人力资源,包括我们的人员招聘都是外包的。原来人员招聘自己搞,效率很低,就像大海捞针,现在委托一个专门为公益机构做猎头的人力资源公司,公司是靠这个吃饭的,公益行业的人才信息尽被他们囊括,能很精准地找到你所需要的人。所以需要专业服务,一个机构要做好自己的核心业务,非核心业务可以外包出去,不必什么事情都自己搞定。

今天在这里,我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希望湖南在乐创公益慈善中心的推动下,把公益服务联盟做起来,把行业细分的专业化的服务落地,这个落地对于推动湖南公益行业的发展会有非常大的助力。

瑞森德牵头搞了一个公益筹资人联盟。据说在国家职称系列当中已经加了专业劝募师。在美国有一个拥有三万会员的职业筹款人联盟。我见过美国一个专门为大学基金会筹资的公司,他们也来中国做过介绍。他们一年给大学筹款四十亿美元,收取百分之八的服务费。对于大学基金会筹资而言,这是低成本的。一般大学基金会的筹资成本是百分之十二。

按照中国人的陈旧观念,筹资怎么还要有成本呢?筹资当然是要有成本的。筹资成本到底多少合适?国际著名慈善组织乐施会的行为指南写得很清楚:乐施会为筹资投入一元钱,要筹回来六元钱,大约百分之十六之内的筹资成本是允许的。这在中国行么?你筹资还花那么多钱,不得把你“杀死”!实际上筹款需要专业人才,要付给高薪,需要公关,需要传播,甚至花大成本做电视广告。市场化分工会产生大的专业筹款机构,我见过一家法国专门给NGO筹款的上市公司。大家会觉得奇怪,为公益筹款,还赚钱,还能上市。后果会怎样?那家上市公司的CEO告诉我,凡是他们提供筹资服务的基金会或公益组织,管理水平和透明度都大大的提高了。因为只有帮助他们提升了公信力和管理水平,才能筹到更多的款,公司自然也能赚到更多的钱。机构自己养人筹款需要成本,包给别人筹款也要成本,这有什么区别么?到了中国会被贬为“提成”,是“不道德”的。其实专业筹款因为精准高效,筹款成本比你自己养人要低。我们必须突破传统观念的束缚,才能在专业化、市场化的道路上往前走。

7.jpg

徐永光(右三)、卢德之(右二)、黄浩明(左一)、徐本亮(左二)与湖南乐创公益慈善发展中心发起人周秋光(右一)和李丽合影

谁给公益服务供应商付费买单?最重要的是服务对象买单,你的服务好,我就愿意掏钱购买你的服务。还有是第三方买单,包括捐赠,基金会买单,政府买单,帮助公益机构的提升。第三方买单比直接买单的效果要差一点。有一些NGO愿意购买专业服务,但付不起钱,南都基金会建立了一个配比基金。NGO自己支付一半,南都基金会配一半。这样既支持了NGO也支持了专业服务机构的发展。最后也是我要强调的一条,要尽量避免免费,免费的东西不好。首先,免费服务会降低质量。我白给你,你还有什么好挑的?免费还会冲击市场。我曾到一个地方公益培训班讲课,看到主办方发出的广告“本次培训免费”。我说讲课水平都不错,你凭什么免费?就算是收一、二百块钱,也有两、三万块钱的收入啊。你的培训免费,有的机构培训收费,你不就是让人家关门吗?免费的结果,有可能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恶劣后果。公益行业要健康发展,一定要按照市场规则来做事情。

  谢谢大家!

来源:乐创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