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公益篇

习惯于免费的公益要反思

人人公益Access的博客 2016-04-27 09:55:00

这两天,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在讨论恩派与黑光救援队的争议事件,主要有两个关键词:公益与收费。

现在我们的公益慈善界普遍存在一个误区,一说到慈善,那就是免费。我接触了很多做农村儿童教育的机构,也包括在城市做流动儿童教育的机构,比如说有一个机构,它要做农村留守儿童的学前教育,计划设计是免费的。

我就问,为什么要免费,是不是没有市场呢?不是。那么学前教育很重要,是值得家庭为这件事有一点投入的。那么这个投入也许一个月一个孩子,家长要支付100元,是不是这些打工者家庭的家长就拿不出每个月100元的教育投入吗?也不是。那为什么要免费?实际上这就是公益组织行为行事的习惯,就认为公益慈善要免费。

还有呢,就是图省事儿。也许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钱太多了,没地方花了。像这样一种服务模式,免费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好像你在慈善就是好事,其实不然。

首先,你因为是免费,你要消耗资源,要一直用慈善捐款来支持,这不是可持续。第二,因为这是免费的,不需要你去做工作,不需要你去给家长做教育,不用说明学前教育多么重要,所以你很省事,就让他们免费来了。第三,家长觉得因为是免费的,就觉得无所谓,甚至还会觉得白给的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而对于提供这种免费教育产品的免费者来说,你对自己教育的质量也不会特别重视,北方人有句话叫做“白给的枣儿你还嫌核大”。这对于家长来说,反正也不会挑剔你的东西好不好。

所以呢,这样一种模式的质量就不能得到保证。因为一方面在消耗慈善资源、不可持续,另一方面你不会通过市场竞争来不断提供自己的产品质量,就很容易凑合。结果这种免费模式在农村搞学前儿童教育,结果一定是越做越差,最终就是黄掉。

它其实完全可以用收费的模式。为什么呢?因为有市场的需求。家长对学前教育不重视,因为他不懂。现在实际上有两千万儿童没有学前教育的安排,特别是1~3岁的儿童。这些儿童留守在家,由爷爷奶奶抚养,到3岁的时候,他们的智力已经影响了他们未来的发展,这是美国一个大学在中国做的一个研究报告揭示的问题。

中国人讲“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学前教育是非常重要的。那么这个道理,你是做市场,应该把这些道理给家长说清楚,其实这是你市场营销的过程,就是教育家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特别重要,让他们意识到,孩子的学前教育关系到孩子的未来,乃至关系到一个家族的未来。所以,他们是会愿意为自己的孩子教育掏钱的。

如果是一个村子,由村里拿出房子里,然后有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学校,然后在村子里挑选知识青年,初中生或高中生,就在本村做幼儿老师。当然这些老师必须要经过严格的培训。培训的费用是可以由公益组织来支持的。那么一个家长如果一个月为一个孩子支出100元,20个孩子的话,一个月老师就有2000元的收入,完全能够使这个项目持续下去。另外呢,因为家长付了钱,家长也会很重视孩子的教育,他就会监督你,付了钱了,一分钱一分货,质量不好家长就不会买单。同时,这样一种可持续模式还会得到政府的补贴,也会得到公益的支持,就可以健康持续地发展。

现在有2000万的留守儿童得不到学前教育,这样的一件大事,有多少公益组织在做呢?现在有一个德国人马克,在云南在做,就是这种收费的模式。他用德国幼儿教育的教材来培训老师,同时用一些公益捐款来配一些教具。然后呢就招聘老师,由家长付费。那个马克给我说了多次,说徐先生啊,你想办法帮我把这个推开啊,两千万的儿童需要学前教育。但是我发现,现在我们在做这个项目的机构,现在大概有三种方式吧,第一种啊就是免费的。这个免费是肯定做不长的。一部分也收费,但他还是一个非盈利的模式,还是非营利机构。我最希望见到的就是一种社会企业的模式,这个用社会企业的模式来做这种学前教育。因为社会企业的模式是一种优胜劣汰的商业模式。

社会企业是企业。对于企业来讲,在你的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条生路,一条死路,没有第三条路。但是我们NGO还有第三条路,就是除了活路死路还有一条不死不活的路。我感觉我们现在NGO最多的状态是第三条路,不死不活。为什么呢?因为NGO没有建立淘汰的机制。现在NGO在中国的发展存在一个非常大的一些制约,这个制约就是一个是社会上的道德绑架。还有呢我们自己,也许这是更加可怕的,慈善行业自己的,我们自己的道德优越感,甚至叫道德自慰。觉得我是做好事嘛,这个效率不高也可以原谅。

我们的团队到灾区,到一些孩子家里,发现有一次我们到了一个小孩家里,这小孩见到这个我们的工作人员去了。说:“啊!叔叔,告诉你啊,我得到了十个书包,收到了十个书包。”这个孩子需要十个书包吗?十个书包到底谁的需求?是孩子的需求吗?那这就是公益组织的需求。好像我已经把募捐来的钱我送给孩子了,还有什么家庭包这些。现在慈善组织的这种道德优越感、道德自慰、不讲效率,这个问题是非常危险的,可以说这是慈善组织的一条自我毁灭的道路。 

实际上现在NGO做的很多社会服务都是可以通过企业化的运作来提高效率,来减少资源的消耗。现在这个市场上,商业企业的竞争到了白热化,可以说是你死我活。但是呢,社会服务慈善服务的市场,还处于非常低级的阶段。有大量的需求,但是缺少供给,而且好多需求他是可以付费的。现在我到了孟加拉,还有了解了印度,包括非洲的一些国家,那社会企业非常发达。 而且很多社会企业就定位就是赚穷人的钱,帮穷人赚壮穷人的钱。因为他给穷人提供了低价的服务,而且市场非常大,他还可以盈利,还可以能够持续的发展。

有一位这个叫张巍的,他是从德国回来,他在德国读了残疾人服务的博士,得到了一个博士学位。回国以后他现在在做心智障碍领域的教师培训。这个原来在心智联盟,他现在建立了一个社会企业叫新支持。这个最近他告诉我,他认为他的这个社会企业前景非常好。 

他说,就在心智障碍服务的市场,在中国至少在六百亿以上,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还有我们这个社区服务,包括这个公益组织的这个专业的市场化的服务,也是起码是几百亿的市场。现在大量的公益组织出来了,但是他们在很多方面,比如会计、法务、传播、IT,包括战略规划等等在很多方面他是需要专业机构的支持,这个市场也是非常大的。最近很多机构都在筹划,恩派现在正在筹划,他们准备要把恩派分不同的专业,建立几家社会企业。